随机新闻
定文信息门户网>财经>白重恩谈中国经济:低矮处的果子被摘完了,我们只能去摘更高处的

白重恩谈中国经济:低矮处的果子被摘完了,我们只能去摘更高处的

发布时间: 2019-11-10 15:03:39 热度:1075 次 

(白重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民主人民建设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民主人民建设中央经济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十四五”国家发展规划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摄影/我们的记者董徐阶)

白重恩:在学术上讲一个好的中国故事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闵杰

它发表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团结合作70周年纪念特刊》上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维伦大楼一楼大厅的侧壁上雕刻着一条密集的通道。

这是清华经济管理学院首任院长朱镕基的笔迹。他在1994年为该所留下了题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应该敢于向世界上所有优秀的经济管理学院学习和介绍教学内容、方法和手段,并结合中国国情,成为世界一流的经济管理学院。”

这篇文章为总统的每位继任者树立了一个基准。

白重恩能完整地背诵整篇文章。2018年8月,他从前任校长钱颖一手中接过指挥棒,成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第五任院长。

在接班人仪式上,白重恩说了一段话,显示了他一贯的冷静和理解以及学者们的背景:“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我们还没有能够在学术上讲一个关于中国的好故事,也没有能够从中国经济管理的实践中发展出对经济管理学科有突出影响的学术成果。”

“下部的水果已经摘下来了。我们只能在高处摘水果。”白重恩说,研究中国经济进入深水区的长期问题是他这一代经济学家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个“叛逆”的学生恶霸

1979年,16岁以下的白重恩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学习数学。那时,数学是一门杰出的学科。陈景润、杨乐和张广厚都是著名的数学家。在那个科学萧条的时代,“学好数学、物理和化学,不怕周游世界”是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家庭对他们孩子的简单期望。

“上大学的想法很简单。我将成为一名优秀的数学研究员和中国最年轻的数学教授。”白重恩说。

他的才华受到了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的赞赏。大学毕业后,他被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生院录取。丘成桐访问中国科学院时,丘成桐和白重恩在老师的安排下进行了一些交流。在丘成桐的推荐下,白重恩去美国继续攻读数学博士学位。

1985年,白重恩抵达美国。当他遇到丘成桐时,他直接说他不想学数学,想转学经济学。使他改变主意的是当时该国日益浓厚的改革气氛。“当时,中国各地都在讨论经济改革,很少有人不关心。我希望我不仅能和同学们交谈,还能系统地学习经济学。”

丘成桐对他的“反叛”并不不满。相反,他指导他学习一些与经济学密切相关的数学,把他介绍给教授,并开始学习数理统计。三年后,白重恩获得了数学博士学位,但他继续向哈佛大学申请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哈佛,白重恩的导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埃里克·马斯金。马斯金曾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任教。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他在哈佛大学经济系任教期间,亲自指导了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博士生。这些毕业生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前院长钱颖一、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金砖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义江、长江商学院经济学和人力资源教授徐程刚、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等知名学者。

尽管在大洋的另一边,白重恩的兴趣和关注仍然是中国的经济。在哈佛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后,他首先在香港大学任教,最后在2004年来到清华大学全职任教。“我还想去香港‘骑马找马’,看看我回家后在哪里合适。当我来到清华时,我发现清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用要支持的数据说话”

研究中的研究能否及时转化为对政策的影响,是经济学家比较特殊的标准之一。

几年前,在关于如何应对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讨论中,稳定增长、降低杠杆、刺激投资和消费仍然是更为主流的声音,而降低社会保障率并没有形成太大的音量。

然而,白重恩自四五年前就明确指出,劳动力成本高会影响增长潜力,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是一种可行的方法。“我们的社会保障缴费率很高,对劳动力成本有很大影响。如果社会保障的贡献率能够降低,国有资产和国有企业股息的分配能够用于支持社会保障,劳动力成本就能够降低。”

白重恩的吸引力来自长期而扎实的研究。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白重恩进行了比较,发现中国企业的税负占利润的68%,不包括增值税,包括所得税,包括其他税收,包括社会保障缴款。相比之下,美国为44%,瑞典为49%,德国为49%,印度为61%,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平均为34%。降低社会保障率的呼声触及了社会痛点,为白重恩赢得了一片赞誉,并最终影响了决策。2019年4月,国务院发布了《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建议各地可以将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率降低至16%。

“我不能说我们的研究产生了任何影响,因为每个人都在发表意见,最终结果必须是采纳许多人意见的综合结果。然而,我们有责任让我们的建议得到真实研究结果的支持。”白重恩关心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他说的任何话都必须基于研究。

从时间轴上看,中国经济圈经历了明显的“迭代”。有以李一宁、吴敬琏为代表的老一辈经济学家,经历过“莫干山会议”并随着市场经济的开始而成长起来的周其仁、张魏莹等经济学家,以及在西方完成了系统经济训练的白重恩、李稻葵、姚洋、易纲等当代经济学家。

随着经济学家变得越来越专业化,他们如何为这一代人做出自己的贡献?白重恩认为应该坚定地做两件事:第一,应该做更多的数据研究。研究、洞察力和直觉都很重要,但需要更扎实和系统的数据研究,“数据应该用来支持语音”。另一个是为中国经济寻找长期问题。“决策者倾向于分析下个月或下个季度会发生什么,但学者们应该关注未来五年或十年。”

"英语中有一句谚语,水果挂在低矮的树枝上."白重恩说,上一代人有必要先摘容易摘的水果,“但是有一天,当所有容易摘的水果都摘完了,人们必须爬梯子才能摘到更高的水果。”

如何引领语文学习

今年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成立35周年。白重恩接管了这个笼罩在各种荣耀中的机构。

它的第一任总统是前总理朱镕基,他聚集了全国最好的老师和学生。除了现有的两栋建筑外,清华校园内还破土动工了一栋总建筑面积为66000平方米的新建筑。

经济管理学院有一个豪华但低调的“智囊团”——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咨询委员会。这个在世界上极为罕见的咨询委员会成立于2000年10月。其成员包括国际知名企业的董事长、总裁或首席执行官、世界知名商学院院长以及我国政府和财政部门的领导人。它完全可以支持“达沃斯经济论坛”。

副主席王岐山、副总理刘河、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中国企业家马云、马花藤、李彦宏、诺贝尔奖获得者埃里克·马斯金和迈克尔·斯宾塞都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咨询委员会的名单上。

然而,中国与世界一流的经济和管理学院之间确实存在差距。白重恩不否认这一点。"最大的差距在于是否进行了对该学科有影响的研究。"他解释说,清华经济管理学院目前对中国的经济实践有一定的影响,但它对学术和学科的贡献仍远不及一流的经济管理学院。

然而,白重恩非常清楚,它不能简单地照搬西方的经验,也不能简单地以某所大学为基准。“我们希望领导中国的学术研究。只有打造自己的特色,我们才能成为世界级的经济和管理学院。”

还有更多的墙要突破。在白重恩看来,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在数字时代,数字技术正在重塑各个领域,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在人才培养方面顺应这一趋势。“我们正在采取一些措施,并将更加重视将数字技术元素注入教学计划,并探索数字技术与经济管理之间的关系。”

贵州十一选五 三分快三投注 1分钟极速pk10 黑龙江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gmragro.com 定文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